首页 >  汽车技术

“争抢”宁德时代背后……

发表于:2019-10-31

宁德时代正在四面撒网。换一个角度看,各大车企正在“争抢”宁德时代。

7月〦19日晚间,宁德时代与广汽集团签署合同,就动力电池业务成立合资公司。而就在两天前,宁德时代与华晨宝马签署了战略合┍作协议。内容除了华晨宝马向宁德时代购买金额为人民币8.15亿元的电池产能◥外,还包括华晨宝马将向宁德时代长期采购指定型号的动力电池产品,并为此向公司支付人民币28.525亿元的初始预付款,协议同时提到,华晨宝马有权对公司进行股Г权投资。


在华晨宝马与广汽之前,宁德时代已经建立了足够大的社交圈,合作伙伴囊括上汽集团、北▲汽集团、吉利集团、福汽集团、湖南中车、东风集团、长安集♥团、捷豹路虎、拜腾和大众等国内外多家整车企业。甚至前不久有知情人士透露,即将国产的特斯拉也与宁德时代秘密接洽过。

这家仅仅创立7年的动力电池公司,为何一时间成为众人争抢的“香饽饽”,而在争抢的背后,又透露了什么讯息?

捆绑电池资源

“各家都在捆绑电池,保证供给。”造车新军博郡汽车CEO黄希鸣曾明确表示,未来优秀的动力电池会供不应求。

从2010年开始,°゜新能源汽车被国务院确定为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,主要发展方向确定为插电式混动汽车和纯电动汽车。在政策导向下,各大车企纷纷开始在新能源汽车领域跑马圈地,即便是保时捷、法拉利这样的超跑品牌,也无法对这场决定未来的争夺视而不见。

而新能源汽车与传统汽车在技术层面有着巨大的区别,电池、电机、电控是发展新能源ё-汽车的三大核心技术。

在过去几年,国内动力电池排行前三的比亚迪、宁德时代、深圳市沃特玛电池。而与宁德时代不同,比亚迪的动力电池一直是封闭运作。2017年,宁德时代电池装机量以10.4Gwh赶超比亚迪,成〨为新的行业“一哥”。比亚迪和沃特玛分别以5.43Gwh和2.33Gwh排名第二和第三位。


尽管动力电池行业发展迅速,但繁荣的表象背后,其实潜藏着巨大的水分。譬如一度跻身电池行业前三的沃特玛,就在今年快速坠落┌,已经陷于破产边缘。

对于沃特玛面临¤的危机,宁德时代内部人士表示原因在于:“质量不过关,缺乏真实需求。”据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公布的《2018锂电池产业发展报告》显示,2017年,动力电池产能利用率排名全国前九位的企业中,宁德时代达到89.7%,比亚迪和孚能科技分别高于和接近40ↅ%,其余企业的产能利用率均远低于40%的水平。

事实上,如果从全球角度而言,动力电池企业不乏强劲的对手,比如日本的松下,韩国的LG、三星,据外媒公布的2017年全球乘用车动力电池前三甲企业产量数据显示,松下依然占据第一的位置,比亚迪其次,LG化学居第三。

不过,从2015年开始,国家接连推出几版动力电池白名单,规定进入了新能源车型推荐目录的车型所配电池也必须进入目录,才能获得国家的相应补贴,目录对外资动力电池企业设置了一道防火墙。在这样的政策保护之下,加上坐拥新能源汽车第一大市场,宁德时代等一批国内电池企业迅速走向第一梯队。


不过消息人士表示,最▒迟在2020年,中国政府会放开对国内电池市场的Ⅶ保护。动力电池企业将直面国外竞争对手的冲击,行业洗牌会大幅加速。

所以目前,无论是宁德时代加速与整车企业的合作,还是比亚迪在今年放开了封闭的电池供应链体系,都是为了在真正的淘汰赛来临之前,将优势最大化。

宁德时代“火箭式”7年

从福建宁德一个不起眼的小镇出发,7年时Ю间,成长为市值接近1800亿的新能源领域巨鳄,宁德时代的发展历程,可谓是火箭式的7年。

电池行业虽然Л近10年来需求井喷,但投资巨大,研发困难,并非一般的小企业能够玩得ц起。创始人——福建人曾毓群据说毕业于上海交大船舶工程系,之后被分配至福建一家国企。1999年,曾毓群被人说服一起投资做CTL(宁德时代的前身),研究电池,投资金额仅有250万美金,起初的资格与实力都不值一提。╢

除了站上了新能源这一巨大的发展风口之外,宁德时代的传奇,离不开一位“神助攻”的存在,它就是宝马。

ATL一开始主要从事苹果、三星等手机品牌电池生产,但在2011年把动力电池部门从ATL分离出来,成立CATL时,在动力电池领域还是一张白纸。


2012年,一次改变一生的机会┒落在了宁德时代的肩头,华晨宝马与CATL决定就华晨宝马规划中的新能源汽╩车品牌及产品之诺1E的高压电池项目携手展开合作。宝马这位BOSS,不仅很好地为宁德时代做了品牌背书,还对宁德时代进行“魔鬼训练”۩,让宁德时代的性能和品质达到了宝马的要求,站上巨人的肩膀上,宁德时代很快打开了动力电池领域的大门。

2015年,在政府长期推广与扶持下,国内新能源汽车迎来Й了第一轮爆发,当年新能д源汽车产量在一年内增长4倍,达到了33万辆。这波浪潮中,宁德时代也实现ф了飞跃,其电池产量由2014年的0.27GWh(电量单位)一跃至2.19GWh,增长率超8倍。

今年4月4日,宁德时代顺利过会,仅用时24天,比此前用时36天的富士康还快了12天,一举刷新IPO过会纪录。而这之后的6月份,宁德时代又创造了上市第9天市值就超过比亚迪的新纪录。这家动力电池制造龙头企业已经不只是独角兽,简直是“神兽”。


不可否认,宁德时代的迅速崛起,与这几年在研发方面的巨大投入有关,在2015年-20〥17年的三年间,宁德时代研发费用分别为2.┄┅●81亿元、10.80亿元和16.03亿元,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.96%、7.39%和8.37%,研发占比稳步提升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。

但也有阴谋论透露,宁德时代之所以能够火箭式跳升,※其背后的背景应该相当深厚。

一半火焰一半』冰

随着政策保护的松动和补贴退坡,动力电池行业正在加速洗牌,整个市场一半是火一半是冰。

在经过灬了两三年高速发展后,随着新能源补贴的退坡,整车厂无法将压力转í化到下游消费者身上,不得不将压力转移到上游企业。而受到原材料涨价动力电池的价格、成本居高不下,受到来自上下游的压力♂,导致了电池厂商毛利↹的大幅削弱。

今年4月,时任沃特玛副总裁、坚瑞沃能总经理秘书钟孟光表示:“一、低估了2017年国家对电动汽车产业Ⅵ政策调整,对我们销售市场造成的影响,3万公里直接影响了公司的资金回款进程;其二、公司对于◥行业的乐观心态,加速扩张,希望借助扩张规模弥补利润损失;三、遭遇银根紧缩,资金困难。”这一系列原因最终导▼致了沃特玛的倒下。而沃特玛的危机,正在给新能源行业敲响警钟,完全依托于补贴政策的创业模式是一场豪赌。


回看快速扩张的宁德●时代,其财报数据显示,受到综合价格和成本的变化,15年-17年间其毛利率分别为38.64%、43.70%和36.29%。2017年是宁德时代毛利首次出现下滑。而据最新财报显示,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预盈利为8.84亿元-9.38亿元,同比下降48.19ↇ%-51∽.20%。官∴方表示,业绩同比下降是由于上年同期转让了北京普莱德的股权收益受۞到影响。

不过今年上半年,宁德≌时代累计装机量超过6.54GWh,℡累计市占份额达到42.33%,依然保持了动力锂电池龙头地位。 

从技术路线上可以看出,国家导向已经认定三元锂电池是未来发展方向〡,其他技术路线可︹︺︻能会逐渐被边缘化。这让此前靠磷酸铁电池起家的比亚迪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而在三元体系上,宁德时代显然是最大的赢家,在宁德时代2017┙年的总产能14亿中,三元材料产能占8亿,磷酸铁锂产能为6亿。

不过比亚迪已经发布声明表示,从今年开始,比亚迪所有乘用车部分都将η使用三元电池,并且比亚迪在青海扩建的拥有10Gwh三元电池产能的电池工厂,已经于今年6月份正式投产下线,项目计划201〧9年全部投产。


弱肉强食适者生存,今后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,动力电池行业内优胜劣汰在所难免,具有技术实力的企业将会强者恒强。这也进一步推动整车企业将会向宁德时代、比亚迪、国轩高科等电池巨头进行站队式的抱团和聚拢。

而在“争抢”宁德时代的背后,谁又将沦为下一个沃特玛呢?

☑ ┗